当前位置:豆瓣电影网 > 无处安放电影未删减在线观看 > 正文

洗剪吹自由,我不配有
时间:2021-11-25   作者:admin  点击数:

看着镜子里的自己,小荧稍有不满,刚烫完的头发似乎并没有达到自己想要的效果。等到刷卡的那一刻,她的心态彻底崩了:消费1232元,而这竟然还是打了7折之后的价格。

颤抖着签完字后,小荧暗自发誓一年内再也不进理发店,让1232元里的每一分都发挥它最大的效用。

因为价格而减少去理发店的年轻人并不在少数。刚毕业不久的朱珠在剪了几次88元的刘海后就表示,实在没有型了才去理发店剪一次,平时都会自己剪,“刘海长得太快,太频繁去理发店实在是不值当。”

过去两年里,美容美发行业增长迅速,艾媒咨询数据显示,2019年我国美容美发行业市场规模为3685.1亿元,同比增长4.5%;预计2022年将突破4000亿元。

行业规模的飙升,离不开客单价的快速增长。美国平台数据显示,2020年,女性美发平均客单价为137元,男性则为95元。与2018年相比,2020年的养发客单价提升了26.4%。

剪发动辄过百,烫染的消费成本更是呈现指数增长。唯可漫美业经管顾问公司首席顾问吕长安曾提到, “海外市场的烫染价格一般是剪头的3-5倍,而大陆一般在5倍以上,甚至10倍也不在少数。”

一位从业了13年的理发师告诉字母榜,美发行业的细分项目越来越多,其实技术变化不明显,但这确实便于收费。在他看来,整个行业分层很明显,年轻人成长的过程就是不断走向高档门店的过程,这必然导致给大家一种剪发越来越贵的感受。

或许会有人问,既然嫌贵,为什么不去街边10块钱的快剪店?正如脱口秀演员豆豆在《脱口秀大会》表演的那样,没有多少人愿意多次体验用吸尘器清理头发的感觉,但凡条件允许,年轻人都会选择服务相对较好的理发店。只不过,当服务的价格增长过快后,年轻人也不得不舍弃一部分自由,要么降低频率,要么放弃档次。

办卡与诱导消费也成为了阻碍年轻人走进理发店的一道门槛。因为短发造型需要频繁修剪的肖一告诉字母榜,她起初为了拿到七折优惠在一家连锁店充了3000元,后来店员又各种推销充5000元的五折卡,这让她产生了厌烦,“跑路的店那么多,谁知道钱充进去安不安全?”为了避免不必要的推销,肖一不断降低去理发店的频次,从每个月一次到三个月一次,甚至最近一次去剪发,已经是半年前的事情了,“只要我不进门,他们就没法给我推销。”

而对很多年轻人来说,另一个痛苦在于洗剪吹价格在不断攀升,效果却并没有跟上。

与Tony(理发师的普遍代称)的博弈,堪称当代年轻人生活中的一大难题。前段时间,#理发师永远不懂简短一点点#甚至上了微博热搜,阅读量超过1.5亿。在豆瓣,有将近30万年轻人组成了 “烫头失败”小组,分享自己烫发失败的经历供大家避雷。在这个小组里,多得是花了几千烫头但却得到让人欲哭无泪的造型的案例。

“我原本想剪刘海,但最后却不得不烫个造型才不至于很丑”的经历,让很多人产生了共鸣,Tony技术不过关,洗剪吹自由难获得。

“我的Tony老师就像个永远扶不上墙的男朋友,大部分情况下都达不到预期,但又没有什么大错罪不至死,最重要的是不知道找别人会不会比他还烂,所以,凑合过吧。”博主“不吃菜XBS”吐槽道。

字母榜跟几位有过不愉快理发经历的朋友聊完后,更加深刻地感受到了年轻人想要获得洗剪吹自由的难度,以下是他们的故事:

小澄子,女,25岁

原本只想20块钱剪个头,最后花2000元烫了头

毕业后我去了深圳,在某公司入职不久,有次下班晚上,在地铁口附近遇见了几位Tony小哥。

小哥称新店求开张,为了招揽客人,老板花血本补贴,原价120元的剪发,现在只要20元。

刚入职不久的我,正有理发需求,第一是为了脱单,希望发型能给我的外形加分,第二是进入职场,希望换个发型,能看上去更成熟稳重一些。

我买了两张券,打算跟朋友一起薅羊毛。周末来到店里,在Tony老师的推荐下,我选择了“职场女性都爱”、“轻熟风”羊毛卷。

在洗头发时,小哥就跟我说我的头发比较细软和塌,根本烫不出想要的效果,建议我做最贵的项目,店里有专门的植物护理配方,烫完不干枯,能保护头发发质等等。

看我有些心动,小哥赶紧见缝插针,表示最近搞活动,平时都要1500,现在打九折,只要1350。

1350元的价格,我觉得太贵了,就跟Tony小哥说,我刚参加工作,不想做这么贵的发型。

Tony小哥又开始跟我们推销VIP会员卡,又各种理由,说我工作以后需要打理头发的次数多,一年之内都是五折,办张会员卡能省出很多钱。

但烫都烫了,我看烫发效果还可以,同事也觉得不错。最后,我跟朋友合买了一张3000元的会员卡,享受了半价优惠,也就是600多元,再加上一半的办卡费,烫一次头,花了我2000多块钱。

从理发店出来后,我跟朋友吐槽,“如果不多赚点钱,染发都染不起了。”

后来职业规划有变,在我离开深圳前一周突然想起还有会员卡的优惠没用完。

我赶紧挑了一个时间,用五折优惠做了次原价800多元的染发,又做了一次头发营养,但还有几次折扣没用掉,就留给朋友了。

现在特别后悔当时一时冲动。学生时代,我也烫染过,2015年的价格还是两三百,现在染个发,动辄就是一千起步,再贵点的,甚至抵得上一台iPad。

李玄 男 30岁,北京

以前嫌贵,现在嫌叨叨

刚工作的时候为了以清爽的面貌示人,每个月都会收拾一下头发。

为了方便,找了小区附近的一家连锁理发店。第一次去的时候,还是被北京的理发价格惊到,剪寸头竟然要价78、128、188元,原本想转身就走,但店员的热情介绍让我无法抬脚。

店员说充卡可以打折,我媳妇儿想着两个人一起用充卡也比较划算,她烫染做造型贵,更加需要折扣,我们就在蒲黄榆的一家店里充了2000块。

虽然打七折,但我每次还是选择78元的那个档次,媳妇儿剪刘海的时候也会选最低档,即便如此,每次划卡还是觉得肉疼。

不过,我的低价体验持续的时间并不长,剪了几次后,店员开始推销更高档的理发师。我一开始抹不开脸,就选了128的。剪完后发现跟78的理发师剪的毫无区别,我又用回了原来的档位。

这时,店家的套路就来了,有好几次我去预约普通的理发师,店员会以约满了、老师休假了等理由让我“主动”选择高档价位。这种隐性的威胁让我很不舒服。

这张卡里剩800块左右的时候我媳妇儿说想做个造型,正好用完卡里的钱就不再充了。这次造型也是我跟这家店说再见的导火索。办卡的时候店家说一切消费都可以打折,等到结算的时候又变成了洗剪吹打七折,烫染打八五折,我们窝着一口气补了几百块的差价后就再也没有去过这家店。

搬家后我们选择了另一家更有名一点的理发店充了2000块钱,这家店服务和折扣都比之前的店好。但在我剪了几次后发现,他们特别能推销。在我已经办了卡的情况下,还要让我升级卡,说不仅可以享受优惠,还可以选择更高级的理发师。

以前嫌弃剪头发贵,现在我更怕店员在我耳边叨叨。

刚开始他们说什么我都不听,后来实在烦了——谁能遭受得住半个多小时“哥长哥短”的推销轰炸呢——我就放弃了“精致”,变得越来越不爱剪头发。要么等头发长飞了,实在没眼看了去剪一下,要么就在回老家的时候花个20块解决。

北京是无法让我实现洗剪吹自由了,要自由,只能奔向小县城。

陈露,女,24岁

五线城市剪个刘海都得花88元

我家在一家五线小城市,没想到剪个刘海价格也这么贵。

去年十一假期回老家。我没有提前在线上找店,逛街时随便碰到一家理发店,感觉还不错,我就推门进去了。

刚进理发店,迎面而来的就是一位Tony小哥熟悉的营业微笑,问我要剪什么头,社恐的我只想快点结束,就跟Tony小哥说,剪刘海,好看就行。

小哥说剪发价格从30元开始到100不等,我立马说那就剪最便宜的那种。

Tony小哥顿时不太开心,用手端着我的脸,对着镜子开始一顿“PUA”:什么我头发太毛躁、之前的头发完全没型等,100元一定比10元的技术好、以及我的技术很牛你完全不用担心等话术。

他又给我试剪了两下,让我看看区别,称十几块的剪发,两下就能剪完,但如果追求更高层次的美感,比如八字刘海等,需要仔细修剪,建议我还是选88元。

在Tony小哥的热情安利下,我再拒绝仿佛就有点不知好歹了:那就按你的想法来吧。

Tony小哥的精神头一下子更足了,话也更多,剪了半个多小时的头,话说了一箩筐。社恐的我,这半个小时的理发过程简直是“地狱”,好在最后,小哥给我做了一个不错的八字刘海,由于我选择的是最贵档次,还额外赠送了我一个直发烫服务,也就是在发尾端做了一个小内扣,但回去没几天,这个小内扣还是没能逃过“消失”的命运。

整体服务还行,就是价格超出了我的预期。过去洗剪吹一整套下来也就才30元,想不到如今剪一次刘海,就花了88元。

我以为美团团购会便宜,搜索“剪发”,发现在北京洗剪吹套餐价格都在50元以上,有“高级设计师”“首席发型师”等前缀的套餐,价格则直接在百元起步。

对于我这种头发长得比较快的人来说,刘海需要一个月内修剪好几次,单一次就这么贵,去理发店剪刘海的想法彻底破灭。

目前打算在网上买一个9.9包邮的剪刘海神器了,跟那些美发博主学习剪发。不去理发店,一年能省出不少钱。

小天 女 28岁

相熟的Tony离开北京的那天,我比失恋都难过

2016年,我遇到了一个技术特别好的Tony老师,他第一次给我烫头就让我如获至宝,从来没有一个理发师能完全满足我的需求,但是他完全做出了我梦想中的纹理和神仙发色。当然价格也很贵,单次烫染要1500块。

店员说充钱可以打折,我一咬牙在这家店充了3000块钱,这对于还在读研的我来说,无异于一笔巨款。但能因此收获七折优惠与一个宝藏Tony,我觉得值。

2016年左右曾出现过好多理发店端门跑路的事情,我特别担心这家店也卷款潜逃,还发动同学们用我的卡,但好多人都因为太贵却步了。幸运的是,这家店生意一直还不错,我的卡也能在其他连锁店使用。

毕业后,我从丰台搬到了海淀,但每当要剪头发的时候,依然会穿越大半个北京找他做头发。理发师也比较体谅我,跟我说可以选择离我近的门店,预约好时间后他提前到店等我。

期间有同事也给我推荐过很多网红的理发店,但我都不敢尝试,有的贵得离谱,烫染3000起,有的我担心技术不过关,剪毁了哭都来不及。

我们就这样彼此追随了大半年,我造型也从齐腰长发变成了流行的初恋锁骨发,剪发的频次也变得更高,一年可能要剪十次左右的头发。

后来,理发师从丰台的店调到了昌平的店里当店长,我又一路跟随到昌平。之前充的卡早就用完了,出于对理发师的信任,在这家店我重新充了5000块钱——优惠也比之前更多,洗剪烫染打五折。

2020年初,因为疫情的原因理发店歇业了一段时间,重新营业后,着急做造型的我立马又充了8000块钱,我以为享受3.8折优惠后我可以拥有剪发自由。没想到,这是几乎是“最后的晚餐”。

去年年中,这位已经在北京两家店当过店长的理发师再一次升职,这一次他被派到天津去拓展新店。

知道这个消息的我差点哭出来,我当时想的是,“完了,要是下一个理发师是网上说的那种永远听不懂人话的类型可咋整” ,那一刻,我甚至觉得比失恋都难过。

后来我在这个连锁品牌试过好几家门店,跟理发师沟通仿佛是一次博弈,剪发就像是抽盲盒,只有头发吹干的那一瞬间才能知道抽到的到底是天使还是魔鬼。偶尔也有不错的,但理发店人员流动太频繁,还没来得及剪第二次就找不到人了。

现在,理发卡里的钱还剩三千多,但我剪发的频率已经低到不知道何年何月才能花完这些钱。想想卡里的余额,我好像拥有剪发自由,但是看着自己已经大半年没有修剪的头发,又觉得自己早就失去了剪发自由。

    热点文章

    最新发布

    友情链接